“好了,这酒也喝罢了一旬,咱们要换一种了,”主人家少爷笑眯眯地让侍女收了签筒,“增加些难度吧,免得让人说咱们这一帮都是些只会硬灌的大老粗。下面来出雅令如何?对不上或对不工整的罚饮一盅。”

众人当然不能驳主人的面子,立刻高叫着称好。

燕七武玥一记对视,各自在脑子里产生了一个“你们玩儿我去拉个肚子先”的借口。

还没来得及说出口,做为令官的主人家少爷已经先出令了:“鹦鹉能言难比凤。”

众人一阵沉默,各自苦思对令。

麻蛋的我们本来就是一群粗人啊,出这么难的人干事?!

见半晌无人应对,主家少爷便笑起来:“这么干坐着可不是事,直接点人来对吧,被点到的对不出就自罚一杯,而后可以点下一个人来对。鸿仪,你来对这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