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还说青辰是最好的闺蜜,可倒好。”李小闲把后面的话咽了下去,因为再说就有些重了。

“我没说她不是我最好的朋友,可谁让她要跟我抢男人呢?”

“能换点新鲜的东西吗?”

“我觉得这就不错,是不是提醒一下,免得忘了。”

李小闲索性不说话了,一门心思对付面前的食物。

因为木青辰不在家,两人的早餐也简单得多,就只是牛奶、面包,再加上水煮的鸡蛋。

李小闲提前五分钟走出了小区的大门,可他却看到了等候在那里的吴宗翰和历高轩。

“们早到了?”

“刚到没多会儿。”说话的是吴宗翰。

没等李小闲说话,他指着不远处的商务车说:“上车吧。”

开车的是历高轩,李小闲和吴宗翰坐在后面。

宅女在家打游戏

车子驶入路上汇入车流之后,李小闲就问道:“能说说病人的情况吗?”

“中毒的是丹阁阁主莫文怡,她找到了一个上古丹方,照着上面炼制的时候出了岔子。”

“就这些?”

“我没见到莫阁主,不知道她的情形。”

李小闲立刻就转移了话题:“知道淮帮吗?”

“嗯,淮帮是一个小门派,他们跟黑道的关系牵扯不清。”吴宗翰直接就说。

“这么说知道AH省的黑道是淮帮掌控的?”

“算是吧。”

“真不厚道,既然知道,为什么不告诉我?”

吴宗翰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反问道:“这么说淮帮的人找麻烦了?”

“说呢?”

“既然在这里,就表示淮帮并没能奈何,我说的对吗?”

“如果我提前知道杜天德的背后是淮帮,我肯定会从藏记忆的。”

“我哪知道不知道这些呢?不过,手中有这么强悍的力量,难道还会怕了淮帮?”

“说的是那个女人?”

“难道还有别的秘密武器?”

李小闲不置可否地笑了笑,然后说:“她不是都跟们说了吗?她跟们一样,都是有求于我,被我临时拉过来帮忙的,我也没料到她的破坏力那么大。我问了她的来历,可她总是三缄其口,知道她的来历吗?”

“那天之后,我问了师门,她应该是来自乐门。”

“乐门?”

“嗯,这是一个非常低调的修者门派,不过,他们的实力却强得离谱,这个也看到了。乐门的人很少参与到江湖的事务当中,所以,知道他们的人不多。除非是看到它们出手,否则,根本就不知道谁会是乐门的人。”

没等李小闲说话,吴宗翰紧跟着就问道:“她是找看病?”

“嗯。”

“的名气可真够大的,竟然连乐门的人都知道,火大了。”

“名气大了,事也多,我手上还有一大堆事情要做,这不就被们给拉走了。”

“可真够无耻的,我们在AQ两天四处帮灭火,可倒好,躲在几百里之外闲的没事干!”

“正是因为有们在,我才忙里偷闲,假如没有们,我还不得在那里坐镇?”

吴宗翰一脸不屑地说:“如果没有我们师兄弟,恐怕会让乐门的那个女人留下来帮收拾摊子。”

李小闲不以为意地说:“这叫人尽其用,也是等价交换,我出手救治她的亲人,换取她帮我做事,这没什么不对吧?”

李小闲不愿意继续这个话题,于是就说:“前不久我看到一段话,能帮我解释一下吗?”

没等吴宗翰说话,他就背诵了一段乐府残篇。

可吴宗翰也听得满头雾水,李小闲见状,也谈不上失望,不过小失落还是有的。

吴宗翰琢磨了一番之后,然后说:“这好像是一种武技。”

“我当然知道是武技。”

吴宗翰忽然想到了刚才提及的凤来仪,立刻就瞪大了眼睛,然后就问道:“这不会是乐门的武技吧?”

“这么聪明干嘛?”

“真是乐门的武技?”

“这是诊金之一,不过,我怀疑他们是糊弄我的,反正我也看不懂。”

“这个可能性不是没有,李兄,要不完整地背给我听,我看看能不能琢磨出一些东西来。”

听了这话,开车的历高轩直想笑,却不好笑出来,一直以他憋的有些难受。

“还能更无耻一些吗?”

面对李小闲的嘲讽,吴宗翰的神色丝毫未变,然后就说:“我这也是好心,不是吗?”

“的好心我心领了,不过,要是拿一本茅山的武技出来,我可以跟交换的。”

“都说了这可能是乐门胡编乱造的。”

“我随便说就信啊?“

吴宗翰点头说:“说的我都信。”

这一次,开车的历高轩终于忍不住笑出声来了。

李小闲随后就说:“就是再无耻一些,我也不会告诉的。”

没等吴宗翰说话,他紧跟着又说:“我要参悟这门武技了,接下来不要打扰我。”

随即,他就闭上了眼睛。

看到他闭上眼睛,吴宗翰顿时就不淡定了,他当然不会认为李小闲拿到的乐门的武技是胡编乱造的。他坚信李小闲知道自己得到的肯是真品。而且,他也不认为李小闲会永远看不懂。

对于那个不为众人所知的乐门,吴宗翰的兴趣也很大。他的兴趣完全是源自之前见到凤来仪大杀四方的情景。那一幕太震撼了。因此,当他得知李小闲手里有乐门武技的时候,他的心思立刻就活泛开来。

不过,他想来想去,也想不出有什么东西能让李小闲心甘情愿地与之交换。而且,历高轩还在这里,就算他有想法,也不能现在说出来。

于是,车子里立刻就安静了下来。

李小闲当然不是参悟乐府残篇,他是在试图将自己所学的武技糅入太极之中。虽然这个工程任重道远,可是他每次试图糅合,都会有所收获。一次次的失败过程,其实就是他的武道进阶历程。

因为没有安全方面的担心,他的心神很快就沉入其中了。

吴宗翰并不知道他在干什么,心底顿时就烦躁了起来。就在这个时候,历高轩突然把右手伸到了他的面前。他抬眼就看到了历高轩手心里的东西,顿时就是一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