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九点半,凌荨哄着白洛轩入睡之后,请看护帮忙照看几个小时,自己则打车往白暮九的家而去。

   白洛轩已经脱离危险,白暮九功不可没。

   已经签了那份协议,凌荨没有任何理由拒绝白暮九提的要求。

   接近十点,凌荨来到白暮九的别墅区门外。

   她刚要给白暮九打电话,这才发现大门没有关紧。

   凌荨迟疑了一下,然后推门进去。

   晚上,白暮九的别墅显得更加的幽静,再加上没有开灯的缘故,凌荨觉得更加的阴森。

   拉了拉自己身上的双肩包,凌荨快速的往屋内走去。

   白暮九在家,凌荨隔着老远就看到屋内散发出来的光芒。

   房屋的大门是开着的,凌荨没有迟疑,直接走了过去。

   刚刚要进屋,却发现沙发上纠缠着两道身影。

   一个女人坐在白暮九的大腿上,正抱着白暮九的脖子,要跟白暮九亲吻,凌荨出现,似乎是惊到了那两个人。一男一女同时回头看凌荨。

   活着如花一般的女子

   凌荨没有想到白暮九家里会有女人,瞬间愣怔在原地。

   “我……抱歉,们继续。”

   凌荨狼狈的往后退两步,然后转身快速离开。

   她不喜欢白暮九,白暮九跟谁在一起,她没有任何理由干涉。

   然而,当真正看到白暮九跟其他的女人亲热的时候,她的心好疼好疼。

   这种疼痛,是从骨子深处散发出来的,而并非是因为吃醋所以才疼痛。

   凌荨刚刚离开,白暮九就把凌嫣然给推开。

   “以后别再过来了。”

   白暮九看到凌荨伤心的模样,也看到凌荨落荒而逃的背影,不知道为什么,他的心也跟着疼。

   昨天刚刚跟凌荨发生关心,白暮九内心满足的同时,对凌荨的占有欲也更加强了。

   他不是一个滥情的男人,更加不可能对一个只认识几天的女人产生喜欢的感觉。

   但是,面对凌荨的时候,白暮九知道自己是爱上凌荨了。

   这种爱,恨不得把对方融入自己的骨血中,更加恨不得把对方捆绑在自己身边寸步不离。

   这样的想法,这么强烈的占有欲,让白暮九自己都吃了一惊。

   为了验证自己到底是不是滥情的男人,是不是只要是女人自己都喜欢,白暮九在凌嫣然对他投怀送抱的时候,没有拒绝。

   即将跟凌嫣然亲吻的时候,他的内心居然产生一种十分恶心的感觉。

   不对,是把凌嫣然抱在怀里的时候,他就有恶心的感觉了,即将亲吻的时候,他是恶心到想吐。

   他知道,自己非常反感这个女人,非常反感。

   “阿九,怎么了?”

   四年的时间,凌嫣然已经比之前聪明上许多了,她自然是看到凌荨了,她内心很震惊,但是白暮九现在已经忘记了凌荨,所以她不会在白暮九前天提起任何有关于凌荨的事情。

   “没有为什么,不喜欢就是不喜欢,以后别再来了。”

   白暮九丢下一句话,然后快速的冲了出去。

   -

   凌荨出了白暮九的别墅之后,眼泪终于忍不住流了下来。

   她好难过,她的心好疼。

   她跟白暮九明明 什么关系都没有,白暮九跟谁在一起,她有什么资格去管?

   凌荨蹲在路边,默默的流着眼泪。

   许久之后,她把眼泪擦干后,然后沿着路边慢慢的走着。

   她没有打车,就这漫无目的的走着。

   走了很久很久,一架车子停在她身边。

   车窗缓缓降了下来,白暮九那张棱角分明的冷酷俊脸出现在凌荨的视线里。

   “上车。”白暮九对凌荨开口,声音还是一如既往的冷漠。

   “白先生有什么吩咐吗?”凌荨站立在原地,神色淡淡的询问白暮九。

   是的,白暮九跟谁在一起,她都没有理由生气。

   所以,她自然不可能对白暮九质问刚刚发生的事情。

   “上来。”

   白暮九又一次开口。

   凌荨迟疑了一小会儿,还是坐上了副驾驶座。

   白暮九没有再开口说话,凌荨也没有再开口说话。

   车子继续发动,凌荨不知道白暮九要带她去哪里。

   “十二点之前,我要回医院陪白洛轩。”

   看着白暮九把车子开到她根本不认识的路段,凌荨忍不住开口。

   白暮九的唇崩得有些紧,“咔嚓……”一声,他踩了油门,车子停在了路边。

   半夜十一点钟的时间,路上来往的车辆已经非常少了,偶尔有那么几架车子经过,也是呼啸而过。

   白暮九侧头,眉头微皱的看着凌荨。

   好一会儿,他伸手把凌荨给拉了过来,凌荨整个人趴在了白暮九身上。

   “……这里是外面。”

   凌荨有些惊恐。

   虽然四周没有多少人,但是她还是接受不了白暮九在这里跟她那啥的。

   再说,刚刚看到白暮九跟那个女人亲密无间的样子,凌荨心里还有芥蒂。

   “怎么?跟我在一起,就那么迫不及待吗?之前是谁说不会对我投怀送抱的,现在在外面还暗示我跟亲密?”

   白暮九脸上带着嘲讽,但是内心却烦躁至极。

   这么女人一近他的身,他就恨不得把她揉进自己的骨血里。

   难道他真的爱上这个女人了吗?

   白暮九内心很纠结。

   京城境内,喜欢他的女人千千万,他却非要喜欢上一个有了小孩的女人。

   不……

   他不是这样的人,他就是想玩玩这个女人而已。

   “我没有,白先生,我对只有感激之心,没有说的那种龌龊心思。”

   凌荨极力否认。

   她对白暮九,已经产生了强烈的占有欲,偏偏白暮九又那么厌恶她,她不能让白暮九知道自己内心的心思。

   “没有就好,我还以为看到我跟其他的女人亲密,回伤心难过好长一段时间呢?”白暮九的话有些自欺欺人。

   天知道他在说出这样的话时,内心有多么的难受。

   “白先生说笑了。我们不过是合约关系,救了我的孩子,我履行诺言当一年的女人而已,我们之间的私生活本来就互不干涉,我又怎么会因为见到跟其他的女人在一起,就伤心难过呢?”

   凌荨努力让自己脸上的笑容看起来正常些。

   “这样想最好。”白暮九扫了凌荨一眼,然后又再次发动车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