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百里辛一脸懵逼地解读完位面世界的记忆,门就打开了。

   时隔三日,百里辛这才看清楚和自己在床上翻滚吧的男人的容貌。

   男人长得很高大,小麦色的皮肤显得身体越发矫健强壮,他的脸不怒自威,棱角分明的英俊脸庞上却因为一道疤痕平添了几分突兀的狰狞凶狠感觉。男人黑色的短发刚到耳边,很是利落干练。

   看到百里辛醒了,哈利维特金色的眼瞳愣了愣,问道:“醒了?”

   百里辛笑笑,撒娇道,“身体酸痛,虚软无力。”

   哈利维特表情淡淡的,但眼神中却流露出温暖,他踩着棉质的拖鞋慢慢走过来,将百里辛从锦被中撑着两个腋下便捞了出来。

   百里辛此刻不着寸缕,身上青青紫紫的模样顿时在哈利维特眼前一览无遗。

   百里辛脸蓦地一红,“啪”地一下拍了哈利维特的胸口一下,“,要干嘛!”

   哈利维特浅浅笑着,将百里辛轻松地收进自己怀里,手肆无忌惮地在他身上游走、抚摸:“听说是我的小媳妇。”

   百里辛咳嗽两声,“咳咳。”

   “放心,既然我们已经有了夫妻之实,我会好好对负责的。走吧,穿上衣服,我带下去渐渐我的父亲。”

   清新小美女写真图片

   百里辛又咳嗽两声,身体扭了扭要去把哈利维特不老实的手从自己身上打掉:“干嘛呢。”

   哈利维特的手滑到了百里辛的腰际,略带薄茧的手轻缓有度揉捏着百里辛腰,眼睛一眨不眨紧紧盯着百里辛的脸庞,欣赏他情动时候的表情。

   百里辛轻喘一声,不敢置信地感觉自己屁股之下突兀的突起。他浑身战栗,手有气无力地抓住哈利维特的手臂,低声道:“,不是说下去见父亲吗?”

   哈利维特眼睛暗沉,一个旋转便将百里辛压在了床上,“是我们的父亲。”他手从腰际向下滑动,抚摸过百里辛的小腹、大腿,擦到他的腿间。

   百里辛眼睛氤氲,脸颊微红,仰头注视着哈利维特像猎豹一般富有倾略性的金色瞳孔。

   窗户边,微风吹过,将窗帘轻轻荡起。几朵桂花花瓣随之飘落进来,婉转飘摇地落在了百里辛的嘴唇上。

   哈利维特的眼神更加深重了,他俯下身,嘴唇对准那个桂花花瓣便长驱直入,和着桂花花瓣一起探进了百里辛的口中。

   舌头拨弄着花瓣,在百里辛的口腔中挑拨逗弄,似追逐花瓣一般有意无意地调皮扫过百里辛口腔中的每一寸角落。桂花瓣柔软单薄,和温热的舌头触感完全不一样,百里辛只觉得自己口腔中,被两个东西相继搔刮,感觉微妙极了。

   感受着来自小腹处的阵阵胀痛,百里辛心里叹了口气,每一个位面中,第一次总是极尽凶猛,之后随着渐渐的适应和节制,帝迦还是能有些分寸,但是,分寸这种东西是相对的。对于他的第一次来说是节制,可百里辛总觉得,对于常人来说,那简直可以用恐怖来形容。

   自己的*还没有强化,若是再来这么一次,他觉得他可以这辈子躺在床上不用起来了。

   闭着眼感受着口腔中的热情,百里辛深吸一口气,一滴泪水从百里辛的眼睛里流了下来,顺着脸颊躺到了哈利维特的嘴角里。

   哈利维特手已经放在百里辛的屁股上揉搓捏圆,这会儿口腔中突然尝到一个微凉咸涩的味道,蓦地一滞,停下手里的动作抬头看向百里辛。

   百里辛眼中蓄着隐忍的泪水,娇弱中又透着一股坚强。

   哈利维特心没来由地一抽,再多的心思也都放弃了。他抱起百里辛,轻柔地擦拭着百里辛眼角的泪水,试着放缓语气温柔道:“怎么了?”

   百里辛一手打掉哈利维特的手,将还在嘴里的桂花花瓣“吧唧吧唧”嚼碎了“呸”一下吐在了地上,“哇哇”的仰天痛哭出声。

   边哭边骂骂咧咧道:“我三天没吃饭啊,我都虚弱成这样了,还要欺负我,干脆干死我算了!个骗子,流氓!不是性功能障碍吗?!到底障碍在哪?!有本事散播谣言,有本事障碍给我看看啊!!”

   哈利维特:“呃……”

   百里辛的哭声振聋发聩,居然惊动了在花园中赏桂花的蓝伯特老爷子。

   老爷子一听这儿媳妇的哭喊声,登时从躺椅上坐了起来,火急火燎地冲上二楼。

   哈利维特有些手足无措,想要学着偶像剧里的用嘴巴吻住百里辛的嘴巴将他的哭声止住吧,又怕适得其反。最后只能由着百里辛在那痛哭流涕,两个人腿间还直愣愣地耸着一柱擎天。

   蓝伯特老爷子看着紧闭的房门,二话不说就用尽全力一脚踹了开。

   哈利维特眼神一凛,手闪电一般将一旁的锦被拽过来将哭得伤心的百里辛包了个严严实实。

   蓝伯特老爷子怒目圆睁,指着哈利维特的鼻子骂道:“个混账儿子,竟敢欺负我儿媳妇。”

   被蓝伯特老爷子这么一下,百里辛心里“咯噔”,哭声顿时戛然而止。

   两个在床上衣衫不整的人都一脸懵逼,呆呆地望着甩出窗外的门,以及,在裂开墙皮的门前气喘吁吁的蓝伯特老爷子。

   百里辛:“呃……”我真的只是想撒娇一下而已……( ̄△ ̄;)

   哈利维特安抚住受到惊吓的百里辛,“别怕,这是我们的父亲。”

   百里辛抽噎一下,泪眼婆娑地点点头,哆哆嗦嗦道:“我,我知道,我见过。”

   叹了口气,哈利维特对门前蓝伯特老爷子道:“父亲,那个,要不先出去?我们整理一下仪容再下去见您?”

   蓝伯特:“呃,那个,们先,们先。”

   蓝伯特老爷子慢慢从门框前退了出去,脑海中不停回放着儿子□□的某物,面容呆滞。

   良久,他眼前一亮,重重一锤墙壁惊喜道:“原来真的成了?!”

   墙壁,“噗啦噗啦”向下掉落了许多白色齑粉,闻讯赶来的老管家见了,登时跳起来道:“老爷,老爷!!!您手下留情啊!!!”

   房门被拆,整个卧室十分通透,风吹动的幅度也大了许多。

   哈利维特从床上站起来,走到一边的衣帽间里。过了一会儿,等他再走出来时胳膊上已经多了一套衣服。

   衣服是白衬衣黑西裤,和哈利维特身上的颜色搭配一模一样,但是百里辛眼尖,看出他手里的这套衣服明显小了一号。

   “这是给我的?”百里辛这会儿也懒得假装哭了,擦擦眼泪道。

   哈利维特挑挑眉,“这会儿不哭了?”他走到百里辛面前,将被子掀开,宠溺笑道,“不哭了就把手臂打开,这衣服是我在睡觉的时候让人赶制的,试试合不合身。”

   肯定合身啊,百里辛利落地张开手臂,享受哈利维特的服务。这种情况下,他就享受服务就好了,他才不会傻到问一句怎么知道我的三围和身高,这种给自己挖坑的行为,他会傻到做?

   “跟亲热了一晚,我凭感觉报的的三围。”百里辛不说,哈利维特却主动提了出来,为百里辛系上白色衬衣的纽扣,满意地点点头,“看来我的感觉挺准,挺合身的。”

   百里辛:“……”请允许他当一个沉默的智者。

   哈利维特亲力亲为,又为百里辛穿上内裤和黑色西服裤、袜子,这才笑着问道:“还有力气自己洗漱吗?”

   百里辛赶紧点头,“有的有的。”

   “奥,”哈利维特拖了个长音,鼻尖在百里辛的脖子处再次嗅了嗅,“身上的味道很好闻,我从不知,自己会有这般狼狈不能节制的时候。很抱歉,刚才差点又伤了,下次我会注意的。”

   百里辛呵呵一笑,“不用注意。”反正这是的本能,都十个位面了,一只老样子,怎么改的了,呵呵,呵呵,要是改了,我都觉得不是帝迦了,呵呵。

   哈利维特牵过百里辛的手放在唇边深深地吻了一下手背,叹道:“感谢出现在我的面前,如果不介意,请允许我用一下浴室,可以在外面的洗漱间洗漱,我不会打搅到的。”

   百里辛看着这么深情的哈利维特,鬼使神差地点点头:“好的,用吧。”

   用,用个屁啊!!!(╯‵□′)╯︵┻━┻

   洗漱间和浴室间是紧挨着的,中间一间半透明的毛玻璃门相隔,虽说看不清里面的景象,但是也可以隐隐约约看到一个黑影。

   里面那么响亮的“嗯嗯哼哼”的粗喘声和“噗嗤噗嗤”的活塞动作声,让我在外面洗漱?

   呵,洗漱?他怕要先给自己的小弟弟洗漱啊。

   草草地刷了牙洗了脸,百里辛头都没来得及打理便冲出了洗漱间。再在这个环境下待下去,他只怕自己也要跟着跳跃起舞了。

   这间卧室里还有一个梳妆台,百里辛起初不明白为什么要在两个大男人的房间里放一架梳张台,随即突然想到这是abo位面,oga就相当于其他位面中的女性啊。

   百里辛想着还没有打理好的头发,瞪了一眼洗漱间,便走到了梳妆台前。

   梳妆台使用是用上好的白乳石打造的,崭新无垢。百里辛看看这架崭新的梳妆台,又慢慢走到刚才哈利维特走进去的衣帽间。

   衣帽间里,一面衣服架上是清一色的以他的身高和三围为底板的衣服。

   春夏秋冬,各式各样的衣服,应有尽有。

   此时正是夏末秋初,天气十分凉爽,但是也不冷,而在这些衣服里,便以长袖居多。

   百里辛了然地笑了笑,心中腾起一股暖暖的甜意。

   而在他的对面,则是哈利维特的衣服,哈利维特的衣服大多是简约干练的风格,服饰类型也多以西装和礼服为主,百里辛翻看了一会儿,便走了出来。

   此时哈利维特还没从浴室里走出来,但是浴室中却传来了哗啦啦的水声。百里辛想着可能他已经解决得差不多了,便安安分分坐到梳妆台上整理头发。

   镜子中是个二十岁左右的青年模样,青年眼睛有些大,双眼皮,睫毛很长很密,像个洋娃娃一般。他的头发是淡淡的亚麻色,留着刘海,头发很长,一直垂到腰际位置。百里辛想了想,从梳妆台上找了个黑色的发带将这顺直的头发拢了拢便高高的扎了上去。顿时,刚才还软绵绵的娃娃顷刻间便有了几分锐利干练的感觉。

   米契尔年级不大,看着也就二十岁的模样,大学一毕业就进入了亚克尔家族的娱乐公司。米契尔天生有一副好嗓子,在原本的位面记忆里,米契尔成为哈利维特的妻子后,即便他释放信息素,哈利维特依旧无法□□,也无动于衷。

   米契尔胆子很小,不经吓,一旦有强大的alpha靠近,他总是不由自主害怕地身体战栗、释放信息素。况且哈利维特在外面的名声并不太好,做事毒辣专横,再加上性功能障碍,更加促使了米契尔身体的特殊变化。

   担心这样下去米契尔身体会出现问题,哈利维特干脆搬出了蓝伯特主宅。

   米契尔心思细腻,蓝伯特家族的人对他又礼遇有加,他总是觉得对不起蓝伯特一家。因为心理承受能力差,米契尔刚来蓝伯特家族时候生了重病,在床上躺了三个月才转好。而这三个月的时间里,因为没有和娱乐公司联系和报道,他的娱乐公司直接以违反合约控告了米契尔。

   索性蓝伯特家族也不在意这些钱,很快就帮米契尔解决了这个官司。

   而因为这件事,米契尔更是愧疚不已。可他每次强迫自己面对哈利维特,都会控制不住自己再次产生信息素。

   原本产生信息素是好的,也是蓝伯特老爷子希望的,可哈利维特总是无动于衷,最后一丝希望也破灭了,蓝伯特老爷子也彻底死了心。

   哈利维特搬出去之后,蓝伯特老爷子照顾着米契尔。

   ga的身体素质向来就弱,哈利维特和米契尔相敬如冰了三十多年,米契尔终于在蓝伯特老爷子去世的第二年也离开了人世。

   百里辛捂住额头,脑海中充斥着米契尔的遗憾。

   若是有重生他只希望有一个人,可以帮助蓝伯特家族,呃?喜得贵子?

   这个夙愿……简直是……和外面那些妖艳贱货的都不一样啊………………

   随后百里辛纠结的表情一凝,因为他在这个呼声最高的夙愿里面,还听到了一个小小的声音。

   那是米契尔自己从小的梦想,他歌声嘹亮,原本是希望可以一展歌喉,展现自己的声音的。

   于他而言,这个梦想遥远而梦幻,可能是因为对蓝伯特老爷子的愧疚、亦或是处于自身的自卑,他这个心愿被埋藏在了内心的最深处,若不是百里辛仔细倾听,恐怕很容易就会被忽略掉。

   看着镜子中这个眼睛大大的大男孩子,百里辛将手伏在镜子上,心中道:好孩子,自己发自内心的那个梦想,我一定会帮达成的。

   不过那个“喜得贵子”的心愿……我们还是量力而行、随缘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