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决定权,在手中哦……我给两个小时的考虑时间。”

说完,范总就在哈哈的大笑声中,挂断了电话,因为他自认威胁到了唐宁,就算是他的胜利。

但是,唐宁这种人,偏偏并不如他所想,越是在这种紧张的时刻,她越是藏得深,越是能冷静,所以,范总的提议,她自然是不可能采纳的,不仅如此,她还要范总付出最沉重的代价。

在和范总通话以后,唐宁马上给墨霆打了一个电话,跟他说明了,现在的处境,和范总的胁迫。

墨霆听完以后,坐在办公室中沉默,好半响,才不确定的询问:“不会去对不对?”

“我当然要去,但是,我需要缜密的部署。”唐宁非常清楚的告诉墨霆,“会为我安排好一切的,是不是?”

“霆,了解我,我不喜欢受人威胁,若真的逼不得已,我也会用非常的手段。”

墨霆一听,夫妻两人心照不宣。

“我明白了,晚两个小时,给消息。”

唐宁知道,她心里所想,墨霆一定明白,所以现在,她要做的就是,让陆澈赶快找到林浅。

……

少女眼中大学的离别

此刻,已经是傍晚十分了,而林浅和旅店老板的女儿,一路打听,好不容易,才找到附近的农家,可以借宿一宿。

不过,农家里的两兄弟,对林浅两人特别的热情:“不知道两位小姐,怎么会到这种穷乡僻壤的地方来?”

“我们来找人……”

“难道,也是为了有飞机掉落的事情来的?”兄弟两人中的大哥,询问林浅道,“可能们不信,飞机坠毁的时候,我正在附近牧羊,因为声音太大,我羊群都散了,所以我追着羊群四处跑……”

“还有呢?”

“还有,我碰到过一个军人,他浑身是伤,高高瘦瘦的,朝着峡谷下游走去了,因为我当时害怕,就没敢现身问他……们该不会找的就是他吧?”

林浅一听,直接抓住对方的衣襟询问:“真的看到了?”

“我真的看到了,这种事,哪能骗人啊?”

“他还活着?”

“嗯,还能走路,不过,下游野生猛兽很多,他能不能走出去,我就不知道了。”那男人有些无奈的说道,“我们都是山里的人,没见过大世面,也不知道好坏,所以,我也不敢近他的身……”

林浅听完,眼泪直接渗出了眼眶,大约她现在,就想着要进入峡谷深处,去寻找李堇吧。

但是旅社老板的女儿,却一直打量这兄弟二人,因为她总觉得哪里不对劲,但是,又说不上来。

“宁湘……”

“林小姐,我知道现在很心急,但是,天快黑了,我们没办法进去,而且,峡谷中心,没有人去过,也不知道那里会有什么,就算再想去,也要坚持过了今晚。”旅社老板的女儿,很认真的对林浅说道,“不要任性。”

林浅听完以后,点了点头,因为如果只有她一个人,或许还能拼一拼,但是,她带着一个人,她不能不顾别人的安危。

“那好好听话,早点休息,养足精神。”

林浅一一照办了……

……

此刻,晚上八点。

已经到了范总所说的两小时时限,但是,唐宁一直在等墨霆的电话,终于,在最后一分钟,唐宁的手机响了起来。

“想让我帮办的事,已经办好了。”

“他女儿还是妻子?”

“都在。”墨霆回答。

两人的对话很简短,但是,却都是重点,简单的说,那就是墨霆以牙还牙,将范总的女儿和老婆,请到了海瑞旗下的酒店,现在正在享受丰富的晚餐。

随后,唐宁给范总打电话。

“想好了?去还是不去?”范总直接询问唐宁。

唐宁看了一眼时间,反问了范总一个问题:“范总,我正在请的女儿和妻子吃饭,我想,应该不介意吧?”

范总大概真的没想过,唐宁居然会用这一招,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所以他并没有防备,他真的没想到,唐宁居然敢,居然敢这么做!

“我一直以为,唐总是正派人士,不会用这些下三滥的手段。”

“我一向是区别对待,对人我用人的态度,对狼我用狼的狠劲,所以,现在要不要告诉我,林浅的下落?”唐宁询问范总,“既然这个梁子已经结下了,那么我也不打算还有所顾忌了,大不了,大家都赌一把,对林浅怎么样,我就对的妻女怎么样……”

范总狠狠的咬着牙,完全没预料,自己又被反将了一车。

“唐宁,会不得好死的……”

“惹上,我就没打算有好下场,但是,不要和我比狠,赢不过我。”

当然,范总也不想妥协,直接对唐宁放了狠话:“有本事,一直扣着她们,到时候,看怎么跟警方解释。”

“我不需要解释,即便我犯罪入狱,我还有墨霆,我还有两个儿子,我还有唐家和墨家,这么多人,总能让千金散尽,生不如死。”

“哦,对了,也知道,霆的性格,不太好惹,我给一个晚上的时间考虑,明早,我要答案。”

说完,唐宁挂了电话,这一次,是她做了主导方。

其实,墨霆接了范总的妻女过来,就如实的跟范总的妻子,说了这件事,而范总的妻子,深明大义,不想让自己的丈夫作孽更深,所以就答应留在酒店,而墨霆自然也是好吃好喝的照顾着,毕竟,不能和范总那种人渣相提并论。

如此,现在两边都陷入焦灼的状态,谁都不肯让,而陆澈那边,也在进行全力的寻找。

……

此刻,林浅根本不知道,因为她,现在唐宁和范总的战争,一触即发。

她只是在睡梦中,梦到了李堇。

李堇的身影在梦中,看上去更加的高大。

“浅浅,不要找我……不要。”

林浅直接被惊醒,坐起身来的时候,双眼都是泪痕。

幸好,此刻已经天亮,不然,她真的不知道应该怎么熬过漫漫长夜。

很快,她就和宁湘收拾上来,而此刻,范总的电话,也打给了唐宁:“我不会告诉林浅的位置,如果想要那对母女的命,就拿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