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可是的亲妹妹,这样说不太好吧。”夏语彤冷冷一笑。

“就因为她是我的亲妹妹,所以我才希望她好。该知道,景熠哥是我的,他爱得人是我,我是看在救了我一命的份上,才愿意跟分享她,至于我的妹妹,我希望她能嫁一个好男人,而不是跟我共伺一夫。我相信景熠哥,一定会同意我的看法。”宫小敏很坚决的表明立场。

“我还以为好姐妹应该是什么都能分享的呢?”夏语彤讥诮一笑。

“小玲又不是嫁不出去,何必非要来给自己的姐夫做情人呢?这是乱伦,就算她愿意,爸爸也不会同意的。这件事,就不要再说了,不要害了小玲。”宫小敏佯装成关心妹妹的模样。

夏语彤吃了一个水晶饺子,不再说话了。她当然不是真想把宫小玲接进来,只是使出了一出离间计而已。

她要自保,没有办法,正妻不狠,就只有被小妾弄死的份,何况男人还站在小妾一边,纵容着她,她时刻都不能放松警惕,不然连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

吃完早点,她就去上班了,花店又有花送过来,这几天就没断过。

陶景熠不让她收,她没有再带出去,下班后就放进了楼道里。

虽然她已经跟花店打过招呼,让他们联系下单的人,不要再给她送了,可是做生意的哪会管,有人订花,他们高兴还来不及呢。

处理完文件之后,她给宫小玲发了个微信,把凉亭里的录音发给了她。

“我本想让搬进龙腾别墅,跟我们一起住,可惜被姐姐否决了。唉,现在陶景熠什么都听她的,别墅都是她在做主了,我连说话的份都没有了。”

宫小玲气得把桌子都掀了,她跟宫小敏再也不是姐妹,只是情敌,不共戴天的情敌。

雨后璀璨夜空里的妩媚佳人

夏语彤嘴角勾起了一丝狡狯的笑意,端起咖啡正要喝,手机响了,有电话进来。

一看来电显示是陶兆伟,她狠狠一惊。

陶兆伟约她吃午饭,她不知道该不该去,犹豫了半晌,还是答应下来。

看他想打什么主意也好,可以通知陶景熠防备一下。

她带着凯特一起去的,宫小敏搬进龙腾别墅之后,凯特又变成了她的司机兼保镖。

进到包厢之后,凯特就在外面守着。

“好久不见,弟妹,最近是不是过的不太好?”见到她,陶兆伟微微笑得说。

“挺好的呀。”她耸了耸肩,抛出一缕轻松的笑意。

“不要强颜欢笑了,陶景熠的老情人回来了,还搬进龙腾别墅跟他一起住,的日子能好吗?”陶兆伟慢慢悠悠的说道。

夏语彤轻轻叹了口气,“我都被他骗得领了证,还能怎么样呢?”

“这婚能结,也能离,他既然想跟旧情人破镜重圆,也该另谋他路,找个真正喜欢的男人。”陶兆伟说道。

“大哥,这样劝我们分手不太好吧,毕竟他是的亲弟弟。”夏语彤撇撇嘴。

陶兆伟微微倾身,妖冶的面庞稍稍凑近了些,“弟妹,有件事我一直都想告诉,其实从第一次见到,我就喜欢上了。上次不是说只要我能娶,让成为陶家的大少奶奶,就会踢了陶景熠,跟我在一起的吗?现在我告诉,我愿意娶。”

夏语彤剧烈的震动了下。

这是耍的哪一招?怎么有点看不明白?

“妈咪不是给找好未婚妻了吗?吕小姐挺好的呀。”

“她怎么能跟比?”陶兆伟毫不犹豫的说,“我肯定会比陶景熠好,我会全心全意的爱,不像陶景熠心猿意马,跟结婚,心里还想着旧情人宫小敏。而且会成为我们陶家的当家主母,不是最喜欢钱吗?想要多少钱,我就给多少钱。”

夏语彤幽幽的瞅了他一眼。

以前为了摆脱他的纠缠,不让自己拜金女的身份被戳穿,她才故意说出要当大少奶奶的话。当时,他的表情是明显的轻蔑,他压根就没想过要娶一个贫民女人当老婆,只是想要玩玩她而已,现在突然改变主意,应该跟发现她的叔叔是夏宇晗这件事有关吧。

陶家如果跟夏家联了姻,等于是如虎添翼,他们当然愿意走这步棋了。

“大哥,我现在还没跟陶景熠离婚,还是他的老婆,的弟妹呢。跟我说这些话不太好吧。”

“我笃定们迟早会离婚,两个女人住在一起,怎么可能和平共处?”陶兆伟挑了挑眉。

“怎么就不笃定走的人是宫小敏呢?”她撇撇嘴,虽然她很想跟陶景熠离婚,摆脱他,但不希望是被宫小敏打败的。正室被小三打败,以后还怎么在婚姻这座围城里面混?

“宫小敏跟陶景熠以前可是恩爱的不得了,情深意重,爱得死去活来。这么多年了,陶景熠都没有忘记她,可见他们的感情有多深厚,能插足的进去吗?”陶兆伟嗤笑道。

夏语彤感觉自己的胸口被射了一箭,然后整个人倒进了柠檬池水里,连毛孔都渗透着酸溜溜的味道。

一想到陶景熠跟宫小敏亲热的画面,她的心里就有一千匹马在奔腾、践踏、有一万把匕首在戳刺、切割,难受的要命!

她暗自吸了口气,强迫自己保持平静,不让陶兆伟察觉到丝毫的端倪。

“把我说的也太逊了,虽然吧,我并不爱陶景熠,但是我也不想输给别人。俗话说的好,树活一张皮,人活一口气,我就算要离开,也得先把小三赶走了再说。”

“其实陶景熠和宫小敏也不容易,原本那么相爱相配的两个人,被老天爷活生生的拆散了,现在好不容易有了破镜重圆的机会,不如做回好人,成全他们。”陶兆伟微微一笑。

“我可没有成人之美的伟大胸襟。我这个人从来都是为自己而活的,谁挡了我的道,让我不痛快了,我也不让他好过。”夏语彤低哼一声,“实话告诉,我不是没有靠山的,我的叔叔是阳城首富,夏氏财团的董事长夏宇晗。之前徐家人看我叔叔在欧洲,就欺负我,我跟叔叔告了一状,徐家就完蛋了。我叔叔说了,今年过年,他就从欧洲回来了,以后谁要欺负我,他就让谁好看。”